管理人:喵次郎
全职高手女性向同人图站
春易老X蓝河ONLY
一切图文禁止无端转载与改图
 

Trick or treat.

许博远先是用手掌拍打梁易春的宿舍房门。但是一直没有人来开门。许博远便握起拳头用力捶打房门,还是没人来开门。正当有些生气的许博远准备给房门来一拳重击的时候,门突然开了。许博远手上的动作没刹住,直接捶在了梁易春的身上。
梁易春被捶得有些痛,伸手抓住许博远的手腕,不悦地问:“什么事?”
“Trick or treat.”许博远笑着看向他:“不给糖就捣蛋。”
“你已经捣蛋了,所以没有糖。”说罢就作势要关门。许博远好不容易敲开梁易春的房门,又怎么会让他轻易关上门。伸手勾住梁易春的脖子,撒着娇说道:“别嘛,又不是故意打你。谁让你一直不来开门。”
梁易春看着身上这只甩不开的树袋熊,干脆搂着他走到床边坐下,“打副本没空给你开门。再说你不是有钥匙吗。”
“情趣!情趣你懂不懂?”许博远跨坐在梁易春身上,“好了,快给糖。“
梁易春摇了摇头,“……只有‘棒棒糖’。”
“也行,什么口味的?”
梁易春压着许博远的腰,用自己的下身蹭了蹭他的下身,“大春味的。”

这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的许博远想逃也已经没有办法了。梁易春霸道地吻着他,手不安分地开始脱他的衣服。许博远除了哼哼也没别的可以干的。
反正他是羊入虎口,还是自己送上门的。

梁易春的吻顺着他逐渐裸露出的皮肤一路向下。乳头被轻轻含住、舔弄。许博远瞥了眼梁易春,后者笑着说了句,“蓝桥味的‘软糖’。”
“流氓!”许博远羞得连垃圾话都不会说了。
“还有更流氓的。”梁易春拉开裤子拉链,请出半抬头的小兄弟。“来,你期待已久的‘棒棒糖’。”

梁易春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又让许博远转了个头。许博远拿他没辙,只好趴在梁易春的肚子上,舔这根专属他的万圣节“棒棒糖”。
许博远温暖的唇舌舔弄着铃口,顺着分身的气势将整根含进嘴里,模仿着进出后穴的状态。手也不闲着地揉搓着囊蛋。梁易春被伺候的很爽,也不想亏待许博远。翻找出压在枕头下的润滑液,用手指给他扩张。前后夹击的感觉,让许博远完全硬了。得不到抚慰的小兄弟显得特别寂寞。
他有些可怜地喊着:“大春……大春……嗯帮我也……”
梁易春把许博远的可怜劲都听进去了,却挺冷淡的说:“我刚吃过糖了。所以不捣蛋。”甚至连手里的动作都停了。
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许博远现在就像是自己打到半血的怪,被突然出现的路人一刀砍死一样,特别不爽,感觉到了深深的背叛。
“梁易春!”
许博远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喊梁易春全名,越是生气就越是一字一顿的念他的名字。梁易春特别喜欢听许博远这样叫他。没事还会故意惹他这样叫自己。这是他的情趣。
不过再浪漫的情趣,也不能缓解性趣被打断的不爽。梁易春让许博远面对自己坐下,一边问着“Trick or treat.”,一边套弄着许博远的小兄弟,显然只打算“捣蛋”。许博远却红着脸认真的回答道:“两个都要。”

梁易春只觉得自己脑袋一热。这就是个商家捣鼓出来赚钱的洋节,但是作为消费者的自己今天却赚大发了。既然许博远都这样说了,自己也不客气地又品尝起那颗“蓝桥味的软糖”。
脑袋同样很热的许博远觉得自己一边的乳头都要被梁易春吮肿了。又是只能在哼哼的缝隙里挤了一句“你也换边吸吸啊”出来。然后得到了一句“你有强迫症吗?”和更强烈的快感作为回应。


认真地压着许博远一番抽插的梁易春和被操得有些晕乎乎的许博远都没有注意到紧挨着床边的书桌上有一台没关麦的电脑。YY频道里还有好些个活人。都红着脸思考明天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梁易春和许博远。


评论(4)
热度(49)
© 空调不制冷 | Powered by LOFTER